快手成年版谁知道哪里下载

() “嵇龙行”,应该是个人名。

“这是……”萧天河不解地看了看廖齐峰。

“没事儿,一个死了好几十年的人的名牌,这点小事儿一直懒得上报。现在这名牌正好先借给萧兄弟暂用。”廖齐峰解释道,看到萧天河又注视着名牌看了半天,他问,“萧兄弟,莫非你嫌弃用死人的名牌晦气?”

“哦,不不,我根本不在乎那个。”萧天河连忙道,“只是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

廖齐峰回答:“平时是没什么用,但是想要进城的话,就非要它不可了。”他的神情有些阴沉,萧天河注意到,说到最后的时候,廖齐峰好像不经意地握了握拳头。

似乎有什么隐情。萧天河见廖齐峰的脸色不太好看,就没再多问,小心翼翼地将名牌收了起来。

接下来的路,那三人都没什么话语,气氛颇为沉闷。跨入飞云城的街区之后,萧天河发现路上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热闹。没有小摊,也罕有店铺。街上行人不多,偶尔有人也是行色匆匆。冷清的街景与城市外观的繁荣完不相符。

“为何城中的人这么少?”萧天河忍不住问道。

“萧兄弟,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城。起先这里其实是为了接引下界的飞升者们而建造的驻地,在仙族与魔族停战之后,才逐渐形成了飞云城。如今城中的人依然以仙军飞云区怀冀营的人为主,近乎没有多少纯粹的居民和旅客。不过,等到了酒楼,那里就热闹多了。”路小岩解释道。

“仙军飞云区怀冀营……那我们是属于魔军飞云区新望营咯?”萧天河猜测道。其实这些词刚才廖齐峰都曾经提及过,只是萧天河有一点不解,“为何飞云城是以仙军的人为主?”他又问。

“唉,还不是因为我们新望营一直没有飞升者吗?魔军总部的统领们对几大飞升区的魔军驻地都不抱什么希望了,你看我们可怜巴巴的驻地,都不在飞云城中,而是在城外野地搭帐篷……”路小岩叹道。

孙海良则看得比较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想想飞云城几乎都是仙族出的财力、物力和人力,才有如今的模样。我们除了不能驻扎在城里之外,其他成果不都一样享受么?”

甜美女孩小碎花裙俏丽生机写真

“话是这么说,可就是……太窝囊了。老孙,就凭咱俩这体型,老被那帮比我们矮一个头的仙军小兔崽子们嘲笑欺辱,你能沉得住气吗?要不是咱们势单力薄,我早跟他们拼了,老子才不管什么狗屁和平约定呢!”廖齐峰大声发泄着心中的不满。看样子这里的仙族和魔族并非是表面上那样和谐共处的。

“嘘——”孙海良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一把将廖齐峰拉到旁边,低声嗔道:“廖哥,你疯啦?在街上这么大声可是要惹来麻烦的!”

“怕什么,我们大魔之道现在也有飞升者了!”

“等到比赛结束了你再嚷嚷也不迟啊!现在一切都还是未知呢!”孙海良提醒道。

路小岩凑上来神秘兮兮地说:“队长,副队,我可是听说了,前些日子怀冀谷出来了一个不得了的家伙,他飞升上来后在三重屋中只锻炼了九年就适应了。我估计这次比赛仙族的参赛者十有**就是此人。”

“什么?九年?”廖齐峰的一双牛眼瞪得比铜铃还大,“仅仅九年就适应了?这下可不好办了。”他一边说,一边别有意味地看了萧天河一眼。

“消息可靠吗?你确定是九年而不是十九年?”孙海良质疑道。

廖齐峰白了他一眼:“怎么可能?资质再一般,最多十五年也就能适应了,十九年的话,那身体素质得差到什么程度?那样的家伙能渡过下界的天劫?别扯了!”

孙海良无奈地摊开手:“我这不也是不相信‘九年’这个数吗?”

“罢了罢了,想那么多干吗?他们都说下界的修魔之道已经覆灭,我们能迎来萧兄弟,已然是万幸了。再说不管比赛结果如何,我们的任务可算是完成了。”廖齐峰道。

“咳,各位,我不得不打断你们一下。三重屋可是指飞升上来之后的那连续三间威压不同的小黑屋?”萧天河问道,“莫非怀冀谷也建有一样的三重黑屋?”

廖齐峰点了点头:“是的。其实那不是小黑屋,因为新望坡这边太久没有人飞升,所以我们就没去换过火烛……”

“嗯,而且还把门都锁起来了,是么?”萧天河笑道。

“嘿嘿,抱歉啊,起初我们经常去照看来着。后来时间一长,又没有人飞升上来,所以就集体犯懒了呗。”廖齐峰的神情略显尴尬,“那三重屋是专门给飞升之人适应禹馀界威压而建的。以往飞升上来的修仙者往往要经过十二年左右才能基本适应,可这次来了个狠角儿,仅仅九年就适应了,这资质非同一般呐。等你拿到自己的名牌之后,很快就会安排你参加一场下级修真者的资格比试。现在看来,你的对手很可能就是他……”

“九年……呵,这时间还真是够‘短’的。”萧天河摸着下巴笑了,他并非是在嘲笑那个人的适应时间,而是在考虑那个人可能的身份。那人既然是在九年前飞升上来的,减去萧天河在三重屋适应的那六年多的时间,其实那个人也就比他早飞

升两年半而已。

萧天河认为自己的修炼速度绝对不慢,所以比萧天河早飞升的人,应该不是后辈的修仙子弟。那就是说,要么是前辈,要么是同辈。前辈的话,青龙大陆的七大宗有很多,不一定认识。但若是同辈的话,能有这等修炼速度,就很有可能是那几个萧天河熟知的故人:何天遥、花清雨、朱晓敏。当然,此时萧天河仍然不知朱晓敏早已放弃了修仙。

但另外三人并不知道萧天河在笑什么,孙海良还以为他在苦笑,于是安慰道:“萧兄弟,你也不必太过担忧。毕竟道听途说的消息不一定是真的。再者,适应时间短其实只能表明那人的躯体坚韧度不错,并不代表其它方面也很强。我们只是根据以往的情形推测,躯体坚韧的人在别的方面应该差不到哪儿去。可是,说不定他正好单单擅长这一方面呢?”

“是啊,老孙说得对。比赛时较量的是综合实力,身体坚韧仅是其中一项而已。我们对你有信心!看,我们到了!”廖齐峰在一座三层小楼前站住了脚。

萧天河抬头一看,匾上分明写着“万仙楼”三个大字。

四人跨了进去,酒楼大厅中并没有多少客人,而且像约好似的,都在低声私语,无一人喧哗。失去了热闹的酒楼就没有了酒楼的韵味,倒像是个私塾。

“不错,今天时辰尚早,没多少人。”廖齐峰满意地点了点头。

四人来到柜台旁,廖齐峰他们三个分别拿出了自己的名牌,萧天河也赶紧拿出了假名牌。

“呵,原来是魔族接引队的。”掌柜的嗓门大得出奇,整个酒楼都听得见。

孙海良脸色一沉:“王掌柜,难道你是头一次见我们几个么?何必如此大呼小叫的?”

那眯缝着眼的胖掌柜乐了:“你们几个我当然认识。可这不是还有一张新面孔吗?怎么,魔族派新人来做苦差啦?我看看!”他拿起了萧天河那块名牌,先翻到底侧瞥了一眼,“嵇龙行……呵呵,原来你姓‘嵇’啊,以后就称呼你为‘小嵇’,如何?”

“悉听尊便。”萧天河淡笑道。

“不是你这个‘嵇’,是那个叽叽叫的‘小鸡’哟!”讨厌的王掌柜又追了一句,酒楼大厅中一直侧耳听热闹的酒客们随即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哄堂大笑。

“嘭”!脾气暴躁的廖齐峰一拳砸在柜台上,将台面砸出了个坑,“王老六,我警告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兄弟今儿个就是来喝酒的,没心思和你胡闹,你趁早把你那套给我收起来!”

那王掌柜家一共七子,他排行老六,父母贪个起名方便,从“王老大”一直到顺到“王老七”,可真够省事的。小时候不懂事,待得大了,王老六就对这个随便乱起的名字有意见了。加入仙军之后每人都配发名牌,上面刻个“王老六”,那该有多难看?所以他自己改了个音近的名儿,叫做“王洛流”。说实话,这名字也不算什么好名字,可不论是听上去还是看上去,总比那个诨名“王老六”体面得多了。王洛流平生最忌恨别人取笑他那曾经的名字。在飞云城,知道“王老六”这个名字的人并不多,再说即便知道,又何必去羞赧人家?

廖齐峰刚才那一番高声,可算是触到王洛流的“逆鳞”了。

王洛流将脸一扳,正欲发火,萧天河连忙赔笑劝道:“好了好了,何必为一个称呼大动肝火呢?不就是‘小鸡’么?王掌柜随便叫就是。其实不论是大名、,小名还是绰号,一切称呼都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不必太在意。”

“哼!”廖齐峰收回了拳头。

王洛流见状,也不好再发作。正所谓“举手不打笑脸人”,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被羞辱的萧天河不仅不生气,还满面春风。此外,萧天河的那句“一切称呼都不过是个代号而已,不必太在意”十分合王洛流的心意。“这位‘小鸡’兄弟说得没错,名字好听与否和这个人的相貌、实力、权利、地位、财富等等没有任何关系!”王洛流道。

“那以后我也叫你一声‘老王’吧!”萧天河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不经意间稍微拖长了“吧”字,把王洛流直接叫成了老鳖。

“哈哈哈!”廖齐峰他们三个直接爆笑成一团,孙海良还偷偷向萧天河竖了竖大拇指。不动怒、不动粗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还让人无法为此而发火,这个反讽太妙了!

“你!”王洛流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但自己刚刚才赞同了“称呼只是个代号”的观点,现在再因称呼而发怒就太掉价了。他恶狠狠地瞪了萧天河一眼,恨不能一口水吞了这个讨厌的“小鸡”。“角落里那桌!”他没好气地道。

“哎,我说‘老王——八’,今日客人又不多,我们要一个包厢!”廖齐峰笑道。

“包厢有的是,就是不能给你。时辰尚早,你怎知后面没有客人来?包厢我们是优先照顾修仙者同道的,毕竟有的人很快就要轮换走了。至于你们嘛,呵呵,来日方长。”王洛流又摆出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态度。

孙海良拉了拉横眉怒目的廖齐峰,低声道:“今日陪萧……陪嵇兄弟饮酒为主,就别惹麻烦了。角落就角落,至少酒菜他不敢给次的。”

“量他也不敢!来四坛仙云鹤,一品八碟下酒菜,不许缺斤少两!酒钱记在我账上!”廖齐峰冷声点完了酒菜,又白了王洛流一眼,与三人坐到了最角落的一张略显破旧的木桌上。

闹剧收场,客人们不再关注这几人。不一会儿,酒菜上齐,四人举杯痛饮起来。

要说这禹馀界的美酒“仙云鹤”,味道可真是不错。萧天河品尝起来,感觉其滋味丝毫不比青龙大陆亢龙郡的名酒——醉海波差。八道“一品”的下酒菜,有荤有素,色香味俱,量也很足。好久没如此惬意的吃喝痛快了,萧天河心情大好。

“路兄,你知不知道仙族飞升上来的那个厉害家伙是男是女?”席间,萧天河问道。

路小岩嘴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地回答:“好像是个男的吧,我也不太清楚。”

“哦。”萧天河点了点头。“真希望那个人是遥弟啊!可依遥弟的本事,适应威压应该用不了那么久才是……”他心想。

“萧兄弟,男女其实已经没什么差别了,在三重屋内只待了九年就能走出来的人,即便是个女的,也不会柔弱到哪儿去的。”孙海良似乎会错了意。

“是啊,萧兄弟,到时若真是名女子,你可别因为那无聊的道义,不忍出手啊!”廖齐峰也劝道。

萧天河摇头笑了,这都想到哪儿去了?“放心吧,不是比赛么?不管对手是什么人,我一定会力以赴的。”

“那预祝萧兄弟比赛顺利吧。来,我们干一杯!”廖齐峰甚至都不敢说预祝萧天河比赛得胜。看来,他们几乎已经认定萧天河是不太可能击败那个在三重屋只适应了九年的对手了。

酒过三巡之后,萧天河一边吃菜一边问道:“廖兄,孙兄,你们以往来万仙楼时,亦会受到掌柜或其他修仙者的冷嘲热讽么?”

“可不是嘛!所以没什么事的话,我们一般不来这里。倒不是因为怕他们,只是不想闹心。”廖齐峰道。

“你们可是魔军飞云区接引队的队长和副队长啊,他们怎么连一点面子都不给?”

廖齐峰与孙海良对视一眼,齐齐摇头苦笑。孙海良道:“别提那个‘队长’与‘副队长’的虚衔了,因为长年无人飞升,所谓的‘接引队’不过是个无所事事的差事罢了。也不怕萧兄弟笑话,接引队里,其实就咱们三个人而已。”

萧天河正好在喝酒,听到这话差点儿一口喷出来。一共就三个人,一个队长,一个副队长,管着路小岩一个人?这未免也太好笑了,好笑得甚至有点儿可怜。

“那仙军的接引队有多少人?”

“那就多了去了。接引队是每两百年交替一批人,如果期间接纳了飞升者,则可以在半年后交替。在我们之前的那三批魔道接引者们,每一批都是值岗期满二百年后才调离的。不像仙军的接引队,最长也就八、九十年,必然会轮换一批。”路小岩解释道。

两百年一班岗,这时间可真是漫长,已经赶上大赤界一个修真者的最长年限了。足足两百年,要守在一个没有同道飞升者的新望坡,还要遭受修仙者们的嘲讽,那感觉肯定不好受。难怪廖齐峰他们三个看到萧天河会如此兴高采烈呢,因为他们半年后就不用再继续留于此地煎熬了。

“那这些客人包括掌柜,都是仙军接引队的?”

“当然不是。飞升者都是一个一个出现的,而且间隔时间比较长,哪里需要那么多人来接引?飞云区的意义其实不仅在于接引下界飞升者。很早很早以前,当妖族尚未崛起、仙族与魔族势均力敌时,由于此地位于仙、魔两域的交界,又是飞升区之一,因此这里是两族必争之地。直到后来仙、魔两族缔结约定,将飞升区设为和平区。仙军与魔军都有很多人驻扎在飞云区,大家各守其职。只不过后来我大魔之道没落了,魔军的领导者们甚至不再拨款,又减少了人手,而仙军则投资大兴土木,建成了这座飞云城。我们就只好屈居帐篷之内了。”廖齐峰言简意赅地讲述了飞云区的过往。

“听廖兄的意思,还有其他的飞升区?”萧天河睁大了眼睛。

“没错。仙魔两族本来各有四个飞升区,不过后来分别被妖族捣毁了一个。如今各剩下三个飞升区。我魔族的飞升区是飞云区新望坡、落霞区波荡洞、摘星区宛乐峰。仙族的三个飞升区同样是飞云、落霞、摘星,只不过地点不同,分别是怀冀谷、浪卷滩、坠日崖。”廖齐峰回答道。

萧天河点了点头,看来即便天遥他们飞升,也不一定是飞升到怀冀谷来了。“不过还真是有趣,仙魔两族的几个飞升区都成对出现在同一地域内。会有这么凑巧的事么?恐怕十有**是黑刀、白剑两位祖师刻意而为的吧!”萧天河心想。毕竟创立或移动飞升区这种事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至少以禹馀界人的能力是难以企及。但估计破坏应该相对容易一些,否则也不会被妖族捣毁了。

正当萧天河思索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刺得鼓膜生疼:“哟,这不是廖队长和孙副队嘛,还有小路子也在啊。啧啧,魔军接引队员到齐,这场面还真是‘难得一见、隆重无比’啊,哈哈哈!”

Tags: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