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登录不用vip的软件

,最快更新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

冯璐璐将卫星电话拿在手里把玩,笑眼弯弯:“这个礼物真挺特别的……”

见她喜欢,高寒也很高兴,但她接着又问:“多少钱?”

高寒有点懵,这个礼物跟钱有什么关系?

“钱少我会更开心一点。”她说。

原来她是体贴他的钱包。

高寒的手臂将她圈得更紧:“只要喜欢,价格不是问题。”

“价格当然是问题了,这么好的东西,如果价格便宜一点,我也能买一个。”她说。

高寒心头一紧:“要买来送给谁?”

“送给啊。”

“送给我?”

冯璐璐点头,“担心我遇到危险,我也担心啊,我也要送一个这样的电话给,以后就不怕找不到了。”

优美少女知性动人

她转过头来看着他,大眼睛里满满的爱意和依赖。

高寒的一颗心顿时柔软得跟奶酪似的,“傻瓜!”

他捧起冯璐璐娇俏的小脸,深邃的眸光望进她内心深处:“我永远也不会离开,只要转身,就会看到我。”

说完,他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他的吻从怜惜到火热,迅速燃烧起来,冯璐璐晕晕乎乎的,等到反应过来时,她已经陷入了温软的床垫。

“那个……我们会不会太快了……”她用小手撑住他的肩头,力道那么轻,毫无抗拒的意思。

只是小脸因害羞红得几乎要滴血。

高寒暂停动作,俊脸悬在她的视线之上:“小鹿,害怕吗?”

冯璐璐诚实的摇头,她非但不害怕,反而感觉……莫名的熟悉……

“还会头疼吗?”他柔声问。

冯璐璐依旧诚实的摇头。

那就够了。

亲吻再次不断落下,他要唤醒她最体内最深层的记忆,与他有关的记忆。

一点一点,烙下他的印记。

她感觉自己快被融化,她有点受不了这个温度,但身体却止不住的贴近,仿佛钥匙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把锁。

骤然的进入,她完感受到了他。

“高寒……”她的唇角不自觉逸出他的名字。

“是我。”他在她耳边轻声回答,双手与她十指交扣,紧紧缠绕。

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等待,他的小鹿终于又回到了他的身边。

他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

房间里的温度,一燃再燃。

他滚热的汗水不断滴落在她的肌肤,随着眼前景物有节奏的晃动,她的脑海里突然又撕开一条口子。

交叠的人影。

粗喘的呼吸。

甜蜜的亲吻……

她竟然没感觉到头疼,反而尽力想要看清那些残片里的人影,她使劲看,使劲看,好像要看清……

忽然,她被抛上了云端,不由自主闭上双眼,大脑里那些残片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使她身体微微颤抖的感觉。

当冯璐璐想起给高寒做饭的打算时,已经是午夜过后。

她一骨碌爬起来,立即感觉到浑身的酸痛。

“啊……”她不禁低叫一声。

高寒随即惊醒:“怎么了?”语气之中是百分百的戒备和紧张。

冯璐璐眼珠一转:“有人欺负我。”

高寒几乎是本能的扫视四周,当他发觉两人身处家中大床上且四周没有丝毫危险,又疑惑的看向冯璐璐时,这才看清她眼中的俏皮。

她在逗他!

“咯咯咯……”冯璐璐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皮一下果然很开心嘛。

高寒佯装一脸凶样:“说得没错,欺

负的人来了!”

“欺负”两个字,在他嘴里自动变了味。

说完,他猛扑上前,某人又被压在了身下。

但她不甘示弱,伸出双手往他身上挠。

高寒脸色尴尬一变,手上的动作顿时缓了下来。

冯璐璐也有些意外,没想到高大威猛的高寒竟然害怕痒痒。于是她变本加厉,更加使劲的挠他。

“小鹿……我跟说个事……先停下……”

“咯咯咯……”

**

深夜的闹市区已经安静下来,车流稀少。

城市一角的酒吧街却刚刚热闹起来,各色车辆在酒吧门口停停走走,大把的帅哥靓女走向酒吧。

“呕!”一个女人忽然冲出酒吧,扶着电线杆狂吐不已。

她穿着一身红裙,衣领深到事业线清晰可见,裙摆也只是险险遮住神秘部位而已。

热闹刚刚开始,她已经喝到吐。

都是一群混蛋!

她心里骂道,以为有几个钱就了不起,换做以前,她一定拿钱砸死他们!

这样想着,她心底涌现一阵悲凉。

以前千金大小姐的日子,看来是再也回不去了。

她就是陈露西。

最近她搭上一个小开,出手挺大方,但玩法也很刁钻。

今天在酒吧包厢里,他倒了一百杯酒,其中一只酒杯下压着一张二十万的卡,只要陈露西运气够好,就能得到这二十万。

但她已经喝了五十几杯,都没能找到那张卡。

“骗子,混蛋,都是混蛋!”陈露西恨恨骂道。

“哟,小妞这是骂谁呢,哥哥帮报仇去。”两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色眯眯的走上前,眼里的企图很露骨。

说着,他们便搂住陈露西。

“滚开!”陈露西大骂,看他们俩的黄头发很不顺眼。

老娘就算为了钱卖,也不是什么人都接。

“脾气还不小,”小混混嬉笑,“到了床上肯定够辣!”

两人又伸手过来。

“滚开,滚开!”陈露西拿起包包使劲砸。

“哎哟!”包包上的五金划破了小混混的额头,一道鲜血滚落。

“妈的,找死!”小混混狠狠一巴掌抽来,却在半空被人架住。

一个高大的男人带着两个小弟挡在了陈露西前面。

男人眼神冷酷,脸色冰冷:“滚!”

小混混有些不服气,男人眼波微动,杀机毕现。

“……等着……有种别跑……”小混混丢下一句狠话强撑面子,迅速溜了。

陈露西看向男人,他冷酷的脸色让她不寒而栗。

“我……我不认识……”她说。

男人轻勾唇角:“陈小姐,我认识的父亲。”

陈露西一愣,随即眼露惊喜:“是我爸让来接我的?他没事了吗?我又可以做千金大小姐了是不是?”

男人不置可否,目光转至街边。

一辆奔驰加长版开至街边缓缓停下。

“陈小姐请上车吧。”男人说道。

陈露西急急忙忙坐上了车。

男人和小弟随即上车,车门关闭,缓缓往前。

酒吧街的角落里,刀疤男和两个小弟一直注视着这一幕。

“大哥,怎么办?”小弟问刀疤男。

他们守在这儿本来是想找机会带走陈露西,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刀疤男若有所思:“这辆车的车牌很眼生……盯紧这辆车,他能截人,咱们也能。”

奔驰车在道路上前行。

陈露西虽然有些害怕身边这个

男人,但实在按捺不住兴奋,“我爸现在在哪儿?我们去哪个机场起飞?我爸的事情是不是都解决了?”

可男人不搭理她。

“喂,倒是说句话啊,”陈露西不耐,“是我爸的手下,也是我的手下,对老板连最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吗,小心我让我爸开除……啊!”

陈露西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愕,随即她闭上双眼,软软的倒了下去。

男人皱眉收回手,陈富商的女儿真惹人烦。

男人是陈浩东的手下阿杰,他奉命来抓陈露西和冯璐璐回去。

“冯璐璐的行踪搞清楚了吗?”阿杰问。

手下点头:“她住的地方已经查清楚了,但是……”

“什么?”

“高寒一直守在她身边,下手有点困难。”

阿杰想了想,问道:“搞事,们会吗?”

晨曦初露。

高寒的生物钟到了,他睁开眼,手臂往身边一捞,却捞了一个空。

但他丝毫不紧张。

因为他闻到一阵熟悉的炖鸡的香味。

上一次闻到这股香味是二十几天前,那是冯璐璐在准备高汤,给他做阳春面。

虽然她的部分记忆被消除,但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所以,一定会有办法破解那个什么MRT。

更令高寒有信心的是,回来后的冯璐璐,性格和之前有着天壤之别。

而他记忆里的那个冯璐璐,和现在一样鬼马精灵,俏皮可爱。

也许,这个所谓的技术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并不能彻底改变一个人。

高寒洗漱一番后来到厨房,只见他的小鹿随意套着他的一件衬衫,随着她的忙碌,光洁白皙的双腿晃来晃去,尤其惹人注目。

高寒的小老弟又有了想法。

“唔!”冯璐璐准备捞面,没防备高寒从后一把将她搂住。

“好香。”他将脑袋埋入她的颈窝。

“别闹,面条要糊了。”冯璐璐笑道。

“我吃就够了。”他的手更过分的伸进了衬衣里,忽然发现一件事,她浑身上下只有这件衬衫。

“小鹿,是专心在煮面吗?”某人的声音已经沙哑。

“我很认真啊,”冯璐璐一本正经的点头,“我熬了高汤,切了葱姜蒜,还准备做一份手撕鸡……”

他忽然将她转过来,脚步逼上前一步,将她困在自己和料理台之间。

“……要干嘛……”冯璐璐脸红了,她清晰的感受到了某种硬度。

“我要吃饭前甜点。”

“甜点是在……”话没说完,樱桃红唇已被含住。

锅内热汤咕嘟咕嘟沸腾,交缠的身影也在一点点升温……

“叮……”

忽然,一阵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

高寒本能的一愣,眼中汹涌的波涛暂时停滞,这是工作特定铃声,局里打来的。

冯璐璐也感受到他的认真,乖巧的推了他一把,“快接电话。”

电话是组里小杨打来的,南区街角公园的草丛里发现若干刀片,已经有人受伤。

因为白唐还在养伤,所以小杨打电话来请示高寒工作安排。

“我马上来。”高寒回答。

挂上电话,他又担心的看了一眼冯璐璐。

冯璐璐正撇嘴不高兴。

嗯,他被打断,他也挺不高兴的。

“小鹿,我去现场看看情况。”他抱歉的说道。

“面条煮多了。”她撇着嘴儿说。

高寒唇角抽抽,原来她不高兴的点在这儿啊。

Tags: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