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app

这时,谢闵行的手机响起,云星慕正要说时,谢闵行先接通电话,“谢总您好我是星慕的带班主任。”

“星慕在我这里。”

带班主任可算是送了一口气,“谢天谢地,好的谢总,麻烦你告诉星慕一声,倾城回来了,人很安。”

谢闵行皱眉,倾城?谭倾城?

挂了电话,云星慕喘气着急和父亲说时,谢闵行说:“你老师让我告诉你,倾城回去了,人很安。”

云星慕:“……”

在父亲的办公室,他只剩下庆幸了。

云星慕看着父亲说:“爸,我渴了。”

谢闵行去为儿子接了杯水,“跑来的?”

“不是,出租车来的,快到的时候堵车,我跑了一段。”

谢闵行没继续问儿子要他帮什么忙,儿子听到同学安后,他整个人都松软了。

坐在沙发上,谢闵行捏捏儿子的腿,“下午去学还是现在去?”

那年夏天你的笑容很诱人

“我歇一会儿就去。”

“爸送你。”

喝完一杯水,谢闵行手搭在二儿子的肩膀处半搂着进电梯。

“爸,你怎么不问我了?”

谢闵行:“答案不是很明显么。”

云星慕低头不说话,谢闵行并没有逼问他谭倾城的事情,也没有问谭倾城和他什么关系,更没有怀疑他。

而是选择当个透明人,需要时出现,在他尴尬时消失。

谢闵行将儿子送到了校门口,“进去吧。”

云星慕解开安,“爸,你别和我妈说,你知道我妈这个人爱看言情小说,脑子里都是七七八八的东西太戏剧了。”

“好。”谢闵行对儿子承诺,“这是我们父子间的秘密。”

云星慕放心,他推开车门进入学校。

谢闵行确保儿子进入校内,他再次开车离去。

溺儿是在一楼的窗户边坐着,她又看到了二哥,于是小手拽拽同桌,“小哥,我又看到咱二哥了。”

谢遇湦也好奇的起身偷偷摸摸的去看。

果然是他。

溺儿决定下课去找二哥哥。

云星慕回去直接去了老师的办公室认错。

带班主任气的是火冒三丈,“星慕,你当班长的胆子肥了啊,直接翻门跑出去,你怎么不去翻天啊。”

他被批评了十分钟,出门回教室时看到了谭倾城以及她的父母。

苏聘儿背对着教室墙,面朝空旷的校园在擦眼泪,谭岳和她说话时,谭倾城直接后腿拒绝和父亲交谈。

她只是说:“妈妈你别哭了,我以后去哪里都告诉你。”

云星慕进了教室,剩下的他都只能通过窗户看外边了。

沈曦晨:“卧槽星慕,你可算回来了,你离开五分钟倾城就回来了。”

原来谭岳给老师打的那通电话是报平安的。

云星慕却误以为事情严重他飞奔出去。

沈曦晨说:“刚才倾城她爸差点一巴掌打在倾城的脸上,后来没舍得下手。”

云星慕问:“然后呢?”

“然后她妈就挡着她,将她爸推到一边儿了,倾城吓哭了,她妈把她安慰好然后你就回来了。”

云星慕问:“她爸差点打她,这个事儿就在教室门口发生的?”

“不是,在办公室里,我去帮你打探情况的时候借口抱作业进去看到了。”

“别对外人说,一会儿倾城回来别告诉她我跑出去了。”

“晚了,带班主任已经说了。”

兄弟俩还在聊天,又过了一会儿谭倾城自己回教室坐在那个位置上,她的父母被老师叫走。

坐在位置处,谭倾城直接趴在桌子上哭。

云星慕和沈曦晨对视,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人。

看来还得需要他的小妹子啊。

夫妻俩被叫去了办公室,老师问家中的情况。

谭岳表示:“我家里一切都好。”

苏聘儿却自责,“我可能是太专注于事业忽略了孩子。”

谭岳看向妻子,苏聘儿觉得自己到了这个年纪就应该息影了。

夫妻俩和老师道别,又站在教室后门口看了一会儿女儿。

谭岳拉着妻子的手说:“走吧。”

苏聘儿挣脱开他的手,她没理丈夫独自离开。

谭岳后来转身跟上。

到了车中,苏聘儿说:“我以后会把重心放在家中,多孩子的心理健康。”

谭岳在车中没有发动车子,他也在想女儿最近怎么了。

苏聘儿对他说话客客气气的,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亲昵,“你以后少些应酬也早点回家陪陪孩子们吧。”

谭岳喉结滚动,“倾城是不是在学校遇到了什么?”

“不是,是家里。”

“我们家怎么了?”谭岳问妻子。

苏聘儿泪眸粉红,她看着丈夫问:“倾城这几天的路线为什么一直都是围着你?”

“我怎么知道。”

外人都不知道谭倾城是怎么被找到的,她竟然一直在跟踪父亲。

在所有人都找她,她还故意将自己的手环仍在垃圾桶中偷偷的去跟踪。

若不是谭岳留了个心,他将女儿最近的路径都调查出来才发现,她的路线一切都和自己一样。

也就是说她在偷偷摸摸的跟着自己。

最后他故意下套坐在一间咖啡厅,等着女儿出现。

果然被他找到了。

苏聘儿抽出几张纸擦擦眼角的泪,“回去吧,今晚别训倾城了,我和她好好谈谈。”

谭岳:“我先把你送回家,一会儿要去公司开个会。”

“你怎么天天都是会?”苏聘儿擦掉的眼泪又出来,她硬忍着不落下来,但泪不听她的话。

谭岳:“你怎么又哭了,这是在家,让你眼睛歇歇吧。”

“我……”苏聘儿哽咽,她最后将话咽下去,推开副驾驶的车门,“你回公司开会吧,我坐出租车回家。”

她果真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在谭岳的面前离开。

谭岳在后边烦躁的看看女儿学校大门,再看看前边妻子所坐的出租车,他叹息。

是不是男人到了这个岁数都开始难了。

学校下课了,云星慕去抱妹子时,那小丫头却突突突的冲入教室,“二哥哟~小妹子可算逮找你啦。老实交代,你刚去哪儿啦?”

小溺儿可爱的仰着脸质问云星慕。

Tags:

Posted in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