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向日葵

“又是哪位?”林萧目光不善地盯着他。

老头微微一怔,颇有些自傲地说道:“我是甲骨典当行的老板,我叫宁浩……”

宁浩话音未落,就被林萧打断,“跟江玉有关系么?”

“呃……朋友关系。”

“那他想跟我老婆认识,关屁事?”林萧眼睛一瞪,毫不客气地质问,把宁浩吓了一跳。

“林萧!”南宫锦有些不高兴,压低声音说道,“人家想认识我也是为了做生意,跟着参合什么?”

“老婆!我看这小子眼里春光四溅,肯定没安好心,咱不跟他认识!”林萧干笑道,故意把说话声音放的很大。

四周的客人们都听到了,纷纷诧异地将目光投过来,饶有兴致地看起了热闹。

江玉的脸瞬间变的很难看,盯着林萧,幽幽道:“林萧!什么意思?我没安好心?把话说清楚!”

“江玉是吧?我就是看不顺眼,离我老婆远点!”林萧横在两人之间,双手掐腰,恶狠狠地盯着江玉。

旁边的宁浩也被气坏了,吹胡子瞪眼的,还没人敢对他如此无礼,甲骨典当行虽不是什么大企业,却也是镇南有名的文物集散地,最近他一直觊觎江家一件宝贝,所以想跟江玉打好关系,也好顺利把那宝贝收过来。

“林萧!什么身份啊?这里有说话的份儿吗?”宁浩倚老卖老,与林萧理论道,“江少可是盛业集团的少东家,呢?有什么拿的出手的身份与他相提并论?”

清纯美女户外阳光写真

江少一脸倨傲。

光是盛业集团少东家这个身份,就足以让其它人黯然失色。

就算盛业集团比不上长胜集团财大气粗,可他们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我只有一个身份!”林萧认真地伸出一根手指头。

“什么身份?”两人都愣了。

林萧冷笑道:“南宫锦老公这个身份,够了吧?我就是不让这个流氓认识我老婆,怎么地?”

别人看不出来,林萧敏锐的神经早就注意到了江玉。

这小子从进到大厅后,目光就没离开过南宫锦。

林萧很清楚男人是什么心理,那狼一样的眼神,哪怕努力去掩饰,还是会偶尔显露凶光。

所以,林萧对江少没有一点儿客气。

江玉的脸瞬间就黑了,如果其它人说这话,早上去一个耳瓜子把丫打倒在地,然后再踩上几脚。

可林萧是南宫锦的老公,他不能明目张胆太过份,思前想后,还是压下了心头怒火,意味深长地说道道:“呵呵,没想到南宫总裁家教挺严啊,被一个废物管着,怪不得公司生意一落千仗呢。”

南宫锦有点不高兴,这人说话怎么如此尖酸刻薄,于是冷冷地回道:“江少,话不能这么说,公司如何运营是我的事,生意出问题,也有客观原因,和家庭有什么关系?”

“如果有一个好丈夫,他会帮助为分忧解难,而不是像个废物似的整天无所事事,还要依靠女人养活,如果我是那样的人,早就一头撞死了,活着都浪费空气!”江玉指桑骂槐,虽没有指名道姓,大家却都知道他在说谁。

众人一阵窃笑。

林萧与江玉的身份的确有很大差距,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屌丝与富二代那几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

“林萧要倒霉了!”

“嘿,江玉这是要对南宫锦表白了吗?”

“当众被戴绿帽子,林萧怕是要气死了吧?”

“看南宫锦是什么反应吧,听说她对这个老公也是十分嫌弃,说不定就会趁机爆发出来。”

“有热闹看了!”

大家都在看热闹,江玉这是明摆着要与林萧抢女人了,他们很想知道,南宫锦会是个什么态度。

南宫锦被几十双眼睛盯着,感觉到浑身不自在,她看了眼林萧,虽然内心还是有些厌恶,可最近却莫名其妙地在心里对他有了些依赖,远没有过去那么讨厌了。

“不好意思,不管林萧如何,他现在都是我丈夫!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失陪了!”南宫锦不想跟江玉纠缠下去,扭头就走,果断地给江玉留下一个背影。

林萧本来想一脚把江玉这个混蛋踹飞,可听到南宫锦如此说话,不由地心满意足地笑了,他朝江玉竖了一根中指,意思很明显,活该!

“哼!”江玉气的发抖,他泡妞无数,还从未在这方面吃过瘪,有夫之妇又如何?听说林萧那废物,根本连南宫锦一根手指都没动过,这就是他的机会。

“江少,这林萧也太嚣张了吧?”宁浩在一边替江玉打抱不平,“比他强了一万倍,他有什么资格跟叫嚣?让我说的话,不如趁这个机会,把南宫锦抢过来。”

“哦?老宁有什么办法?”江玉眼睛一亮,兴奋地搓搓手,满脸期待地问道。

“只要江少展现自己的实力,进行猛烈追求,我就不信南宫锦能顶的住,她的公司正面临困境,精神也很疲惫,急需要一个坚实的臂膀,正是江少出手的好时机啊。”

“对啊!”江玉一边点头一边转眼珠子,“我无论哪方面都比林萧强,我就不信南宫锦不会暗暗比较!”

“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宁浩嘿嘿一笑。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江玉嘴角微微上扬,浮现一抹阴险的笑意,“南宫锦我一定要搞到手,至于这个林萧,如果他识相就乖乖当个绿毛龟,我或许还能让他活的舒心一点,如果不听话,嘿嘿……”

“江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宁浩继续表达自己的善意。

“嗯!”江玉笑了笑,忽然话锋一转,说道,“那个瓷瓶子,如果老宁想要的话,就成本价给吧。”

宁浩就等他这句话呢,不由欣喜若狂,赶紧说道:“多谢江少照顾。”

“行了,去忙吧,明天找我就行!”江玉不耐烦地挥挥手,抓起酒杯,再次朝南宫锦的方向走去。

“好嘞!”宁浩满脸堆笑,朝江玉的背影微微弯腰。

当然,无论江玉耍什么花招,南宫锦都对他爱搭不理。

聚会举行的很顺利,回去的时候,南宫锦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虽然对林萧依然严肃,却也没了那种苦大仇深的感觉。

法拉利车里。

“林萧,我问件事儿!”

Tags:

Posted in 未分类